2019年6月5日 星期三

全力準備人生第二樂章





2008年,我的學術訓練始於台北榮總耳鼻喉部;幾年來,於各醫院無私地分享我的研究寫作心法,於2019年結束於台北榮總新竹分院,為我的研究分享之旅,畫下完美的句點。我是榮民子弟,明年也即將成為榮民,始於榮總,亦終於榮總,生命的安排真巧妙。接下來要為人生第二樂章的開啟,全力準備與衝刺!



前排左起為院長彭家勛醫師、外科部主任莫凡慶醫師、本人及副院長陳炫達醫師

2019年5月19日 星期日

受邀日本演講


郭錦龍醫師
陽明腦科所博士

圖1. 左一為台大耳鼻喉部楊宗霖教授,中間是座長Takashi Nakagawa教授。




特別感謝台大耳鼻喉部楊宗霖教授的推薦,很榮幸受邀於大阪舉行的120屆日本耳鼻喉科全國醫學會發表演說(圖1)。這次日本只邀請台灣(6位,圖2)及南韓(6)的學者,加上日本6位學者,共同舉辦6個國際演講場次。相對於人口是台灣兩倍的南韓,台灣有6位學者受邀,足見日本對台灣學者的肯定與重視。

令我感到驚訝與感動的是,認識9年的日本老友,阪上雅史(Masafumi Sakagami)教授特別到場聆聽我的演講(圖3)。他目前是兵庫醫科大學附設醫院院長,人很客氣,完全沒有架子,每年還會寄全家福的親筆賀年卡。對於一個小國家、小醫師的我,能有這樣的國際友人,深感萬幸。


圖2. 本次受邀的6位台灣學者。左起為本人、高雄榮總喉科主任蘇性豪醫師、台大楊宗霖教授、高雄長庚羅盛典醫師、台北榮總鼻科主任藍敏瑛醫師及台北榮總鄭彥甫醫師。


圖3. 認識9年的日本老友,阪上雅史(Masafumi Sakagami)教授。

演講實錄

2019年3月22日 星期五

400公里路的兩場演講


郭錦龍醫師
陽明腦科所博士

感謝彰化秀傳醫院小兒科主任楊樹文醫師(左二)邀請

昨天是個既忙碌又充實的一天。早上先趕到彰化秀傳醫院演講,下午又趕到台北榮總耳鼻喉部演講,一天內開了逾400公里的路。緊繃了一天,在演講完後頓覺虛脫。這次演講主題是年輕醫生如何耕耘學術研究,演講內容引起大家熱烈迴響與討論,辛苦總算沒有白費。到底如何定義年輕醫師呢?我覺得心態保持年輕,願意接受新事物、拓展新眼界,就是年輕醫師

有些住院醫師會覺得,我之後要開業,還寫甚麼論文?但反過來說,就是因為之後要開業,所以只有住院醫師時期的短短數年,有機會接觸研究,有時間寫論文。辛苦當了一輩子的醫生,卻來不及完成一篇論文,那怕是一篇簡單的案例報告,等到退休後,驀然回首,或許會覺得行醫路上,有一塊空白處沒有填滿,徒增遺憾。

如果是想續留醫院發展的住院醫師,必須體認到發表論文能力,代表自身的競爭力。或許有人會說,我很會開刀,臨床績效好,又當選優良教師,難道我沒有競爭力嗎?確實,除了研究外,衡量一位醫師的競爭力,還包括醫術、績效、醫病關係及教學成果等。然而這些優勢,在你轉換新單位、換家醫院服務或在國際舞台上,恐怕因為沒人了解你有多厲害,以致於每到一個新地方,你必須重新耕耘,假以時日,大家才會「慢慢地」知道你的厲害。

說了這麼多,不知道您看出來了嗎?論文發表其實是一種「量化競爭力」的學術貨幣。你所累積的學術財富,是去中心化」的,世界上的學者在網路上都可以查詢到你發表的論文。但是像臨床業績這種資料,只有目前服務單位知道你一個月的業績有多少。如果換家醫院工作,你無法立即證明過去輝煌的績效,新的績效又有賴時間來積累。

此外,論文發表又具有「不可竄改性」「透明化」。曾經有醫界的朋友告訴我,他們科的臨床績效比別科好,但領獎金的時候,卻比別科差很多。詢問醫院相關單位,得到的結果是他們科的成本比較高,利潤比較低,獎金當然比較少。但醫院又不願公開全院科別的財務分析,以作澄清,讓他們長期以來覺得作白工。這裡不是說他們科的業績被動手腳,我要強調的是,發表的論文是公開的、透明化的,論文發表的內容及數量都是不可竄改,時時刻刻都可以被檢視,清楚證明一位醫師的實際競爭力。

發表的論文又具備「分散式儲存的特性。一般而言,論文除了會儲存在雜誌社的資料庫以外,也會被不同的資料庫所收錄,自己也可以將自己的文章上傳到免費的資料庫,例如號稱「科學家臉書」的ResearchGate。這種「分散式儲存的特性,讓學者不用擔心哪天出版社倒了,辛苦發表的論文就無法被讀取了。

綜上所述,論文發表確實是一種「量化競爭力」的學術貨幣,具備「去中心化」、「不可竄改性」、「透明化」、「分散式儲存等諸多特性。時時刻刻、世界各地、永世不滅地證明你的競爭力與學術價值。如此完美的學術貨幣,難道不值得投資嗎?

我畢生的寫作心法

在演講中,我將過去論文寫作的心得,以新手痛點的角度,總結成7個心法。其中我覺得最重要的就是「區塊鏈寫作法」。這裡所說的區塊鏈,與之前很夯的「比特幣區塊鏈」有異曲同工之妙。利用這個區塊鏈寫作法,可以迅速有效完成一篇論文。其實真正的高手,在搜尋資料、閱讀文獻的過程,就同時在動筆寫作。待文獻讀完,初稿也完成了。

沒聽過我多年所得心法的人曾對我說,你講的不就是「那一套」,讓我有點不服氣。每個人都有自己的一套寫作邏輯,在書局也可以買到很多教你寫作的書籍,但為何還是很多人因寫作枯竭而苦惱?這說明了寫作方法人人有,但好壞高下立判

我最自豪的區塊鏈寫作法

我的寫作心法,不一定是最好的,也不見得適合每個人。然而就是這套心法,讓我在8年內完成76篇論文,其中58篇我是第一作者,也就是不靠別人的文章掛名充數的,包括40SCI論文、2篇受邀國際書刊的專書章節(Book Chapter),以及2個月內完成的300頁博士論文。

過去我的演講都是免費付出,純粹想幫助後進學子。「那一套」之後,曾讓我考慮從此封筆,不再分享我潛心專研的寫作心法,畢竟舟車勞頓的演講,既吃力又不討好。相對於坊間有些寫作課程,一天的課程就要台幣三萬六千元,我無償付出的分享(除了有些醫院會給點車馬費補助),真的是佛心來也!

2018年12月28日 星期五

錯把幻聽當耳鳴,延誤治療!

郭錦龍醫師
陽明腦科所博士


 如果聽到的是「講話聲」或「音樂演奏聲」,是「幻聽」,是精神分裂症或重度憂鬱症的前兆。


耳鳴在臨床上並不少見,依據年齡層不同,大概10%30%的人有耳鳴的情形[1]。在專門的耳科門診,甚至有三分之一的病患是因為耳鳴來就醫的,可見耳鳴造成病患相當大的困擾。在過去,病患一直被人暗示甚至明示,耳鳴不會好,要把它當成天籟之音,與其和平共處一輩子。但對病人而言,這就像要他把不到十坪的小套房,想像成上百坪的帝寶,真的不容易。在台灣耳鳴學會(http://www.tinnitus.org.tw/)的努力下,臨床醫師逐漸了解耳鳴是可以治療的,甚至有機會治癒的。

耳鳴的發生是多因素的,透過耳鼻喉科醫師詳細的檢查,逐一解決導致耳鳴的病因後,很多病患的耳鳴是會改善、甚至痊癒的。根據國外兩個大型研究,耳鳴病人追蹤5年後,有5成至7成的病人耳鳴會改善、甚至完全消失[2,3]。換言之,耳鳴的預後是不錯的。

一位病人因為耳鳴來看我的門診,他主訴因為耳鳴好幾年,看過好多醫師,每位醫師都叫他與耳鳴和平相處,不用再回診了。當我問他是怎樣的耳鳴聲,他回答:就是一直聽到有人在誦經,偏偏我不是佛教徒,真的很困擾!」聽完後,我跟他說:「你的問題和精神科有關,我幫你轉到精神科。」

耳鳴是指沒有外在聲源下,自己感受到「純音」的聲響。如果聽到的是「講話聲」或「音樂演奏聲」,則稱之為「幻聽」,可能是精神分裂症或重度憂鬱症的前兆[4]。在耳鼻喉科醫師排除耳鳴及相關問題後,一定要轉介到精神科,做進一步檢查與處置。

脈動性耳鳴是不可輕忽的耳鳴型態,它是像心跳一樣有規律地脈動聲響。在70%的脈動性耳鳴案例中,經檢查後是可以確定其病因的[5]。脈動性耳鳴可能是血管病變導致的,例如動脈瘤,硬腦膜動靜脈廔管,動靜脈畸形,頸內動脈狹窄等 [ 6,7 ] 2016年伊林名模王亭又就是因為大腦動脈瘤破裂病逝,享年41歲,相當遺憾

脈動性耳鳴也可能是非血管的病因造成,例如副神經節瘤(paraganglioma)、顱內高壓和貧血等[8-11]。此外,一項英國的研究指出,脈動性耳鳴的患者,肇因於第八對腦神經的血管環壓迫,其機會是非脈動性耳鳴患者的80[12]。綜上所述,臨床醫師對於脈動性耳鳴的病患,首要處置是排除致命性的病因,絕不可輕忽。根據文獻的建議,對於脈動性耳鳴患者,可以安排腦部核磁共振進一步檢查。

此外,單側耳鳴也不能放任不管。記得在台北榮總耳鼻喉部擔任住院醫師期間,遇過幾位單側耳鳴的病人,對於單側耳鳴置之不理,直到症狀惡化方至門診就醫,經鼻內視鏡檢查發現鼻咽癌。其實,只要是單側耳朵的問題,包括耳鳴、耳悶、聽力變差或耳痛等,一定要找耳鼻喉科醫師詳細檢查,包括內視鏡及聽神經學檢查,以排除腫瘤或其他致命性病因。

有耳鳴一定要看耳鼻喉科醫師,耳鳴是可以治療的,甚至有機會治癒的。



接受商業週刊採訪的文章,在其官方臉書發佈。


參考文獻
1.     Bogo R, Farah A, Karlsson KK et al. Prevalence, Incidence Proportion, and Heritability for Tinnitus: A Longitudinal Twin study. Ear & Hearing 2017; 38: 292-300.
2.     Nondahl DM, Cruickshanks KJ, Wiley TL, Klein R, Klein BE, Tweed TS. Prevalence and 5-year incidence of tinnitus among older adults: the epidemiology of hearing loss study. Journal of the American Academy of Audiology 2002;13:323-31.
3.     Gopinath B, McMahon CM, Rochtchina E, Karpa MJ, Mitchell P. Incidence, persistence, and progression of tinnitus symptoms in older adults: the Blue Mountains Hearing Study. Ear and hearing 2010;31:407-12.
4.     Santos RM, Sanchez TG, Bento RF, Lucia MC. Auditory hallucinations in tinnitus patients:Emotional relationships and depression. Int Arch Otorhinolaryngol. 2012 Jul;16(3):322-7.
5.     Mattox DE, Hudgins P. Algorithm for evaluation of pulsatile tinnitus. Acta Otolaryngol. 2008 Apr; 128(4):427-31.
6.     Jungreis CA. Pulsatile tinnitus from a dural arteriovenous fistula. Ann Otol Rhinol Laryngol. 1991 Nov;100(11):951-3.
7.     Yardley MP, Knight LC. Extra cranial arteriovenous malformations presenting as pulsatile tinnitus. Br J Clin Pract. 1992 Spring;46(1):71-2.
8.     Sismanis A. Pulsatile tinnitus. A 15-year experience. Am J Otol. 1998;19:472–477.
9.     Cochran JH, Jr, Kosmicki PW. Tinnitus as a presenting symptom in pernicious anemia. Ann Otol Rhinol Laryngol. 1979;88:297.
10.  Remley KB, Coit WE, Harnsberger HR, et al. Pulsatile tinnitus and the vascular tympanic membrane: CT, MR, and angiographic findings. Radiology. 1990;174:383–389.
11.  Pegge SAH, Steens SCA, Kunst HPM, Meijer FJA. Pulsatile Tinnitus: Differential Diagnosis and Radiological Work-Up. Curr Radiol Rep. 2017;5(1):5.
12.  Chadha NK, Weiner GM. Vascular loops causing otological symptoms: a systematic review and meta-analysis. Clin Otolaryngol. 2008 Feb;33(1):5-11.

2018年12月25日 星期二

教育部定「助理教授證書」

郭錦龍醫師
陽明腦科所博士



不管在公家或私人單位,科研人員如果想繼續往上升等,取得教育部定教職是存活下來最基本卻也是唯一的方式。國內獨特的升等制度,不合理地突顯教職的稀缺性,讓科研人員即使搶破頭,也不一定能順利取得教職資格。

在所有申請的職業別中,臨床醫師因為養成教育時間相當長,加以學校能釋放給醫師的教職缺額十分有限,導致醫師申請教職過程,難上加難。一般非醫科的研究人員,可能26-28歲可以拿到博士學位,30歲以前可能有辦法以博士學位申請教育部定助理教授。然而臨床醫師就沒辦法了。以我的例子,我以兩年一個月取得陽明腦科所博士學位,這已經是極限中的極限,因為現在研究所會把應修學分「刻意」分散到2個學年,所以要取得博士學位,至少要超過兩年。即便如此,我拿到教育部定「助理教授證書」都已經40歲了,比起一般非醫科的研究人員,晚了10年。

主要原因是過去住院醫師訓練需時多年(內科1年及耳鼻喉科5年,共6),另外曾在部隊醫務所服務3(其他類別公費生則須到偏鄉服務數年),加上醫學系7年。冗長的醫師養成教育,復以繁重臨床業務,還要兼顧研究與教學,讓諸多熱愛教研的年輕醫師,多年下來蠟燭多頭燒,最終卻可能因為教職的稀缺性,無法順利升等。如此無奈的升等制度,讓許多有志教研的臨床醫師,對於申請教職望而卻步,終至放棄,著實可惜。

更諷刺的是,雖然我之前以博士學位獲聘國防醫學院及國立臺北護理健康大學的助理教授,但這種臨床」教職,對教育部而言,是假的,自己喊爽的,不是官方認證的教職頭銜。這種難以理解的升等制度,只有身歷其境的苦主才能體會。

這次順利取得教育部定助理教授證書,特別要感謝三總蔡建松院長(本院前院長)、本院前副院長徐漢業教授、三總耳鼻喉部李日清主任,以及諸位國防醫學院的老師們。因為他們的全力相挺、無私的協助,讓身處區域醫院的醫療人員,在努力之後,有幸獲得教育部定的教職頭銜。

2018年11月4日 星期日

擔任醫學會座長甘苦談

郭錦龍    醫師
陽明腦科所博士

圖一  講者與座長合照,本人為左一,劉殿楨教授為右二。

感謝國軍台中總醫院院長王智弘將軍推薦,三總耳鼻喉部主任李日清教授邀請,吾人有幸擔任105屆台灣耳鼻喉科醫學會其中一場研討會座長。該場研討會是本次大會中,少數幾場國際場次之一,其中一位講者來自日本,三位韓國講者(圖一)。這次與台灣耳鳴醫學會理事長台大劉殿楨教授共同主持研討會,學到以不同高度與心態來看如何主持一場成功的研討會。

2015年曾參加於日本新潟(Niigata)舉辦的第30屆波利澤醫學會議(Politzer Society Meeting),當時也是擔任一場研討會的座長(圖二)。當時的心情雖然緊張,但沒有任何不自在感。相較於上次座長的經驗,這次台上台下都是國內的大老、國際的大師,一旁更是台灣耳鳴醫學會理事長,那種壓迫感真的會讓人有點喘不過氣來。幸好我早預想到如此窘境,會議前做足了功課,調查講者的學經歷,也下載講者發表過的論文來閱讀,並列出數個問題,以防萬一台下沒人提問時,這些問題即可派上用場。劉理事長果然是見過大場面的國際大師,主持會議談笑風生,一派輕鬆,是值得吾生晚輩學習的標竿。

圖二  參加30屆波利澤醫學會議,當時也是擔任一場研討會的座長

想起早年還是住院醫師時,每次參加國際會議皆興奮不已,喜歡抓住提問機會,試圖多問講者幾個問題,深怕失去與大師對話的機會。後來開始受邀擔任SCI雜誌審稿(:Laryngoscope),參加會議時,更是仔細聆聽演講,心態上把聽講當成審稿,專找報告內容中矛盾、缺失或研究設計不完整的地方,提出問題與台上講者切磋。隨著擔任幾次研討會的座長,心態上有所轉變。現在的我發覺,舉辦研討會除了讓學者齊聚一堂,舊雨新知,很重要的目的之一,是鼓勵學者發表最新研究成果。既然是最新,難免有所缺漏,抑或在短短的5-10分鐘的報告,要講者將研究精要戲說從頭,實在強人所難。聽眾真想了解研究精髓,不妨會後與講者互換名片,向其索取研究成果報告或相關論文,甚至討論合作可能。

在會議中向台上講者提出可答性問題(answerable question)」,是對講者的肯定;於會後找講者切磋「爭議性議題(controversial issue)」,對講者而言,是一種尊敬。

圖三  大會感謝狀


2018年8月29日 星期三

年輕醫師如何突破國際會議口頭發表障礙

郭錦龍醫師

陽明大學腦科學博士
國軍桃園總醫院耳鼻喉科主任

承蒙本期耳鼻喉科會訊主編袁建漢醫師的熱情邀稿,讓錦龍有這個機會分享過去參加國際會議的小小心得。我的方法不必然是對的,也不見得適用每個人,相信許多前輩有更好的方法值得錦龍學習。最後,感謝台北榮總耳鼻喉部的老師們多年栽培與訓練,培養錦龍學術研究的紮實底子,終身受益,惠我良多。(全文PDF下載)


在醫學院時期,就不斷耳聞或目睹許多學長姊在國際上的豐功偉業,在世界上發光散熱,但在斐然成就的背後,殊不知他們下了多少苦工,也不知他們走了多少冤枉路,終達他們設立的目標。身為年輕醫師的我,在羨慕之餘,更希望知道他們是如何突破萬難融入國際學術圈。這套方法學,學校沒教,教授也不一定會告訴你,頗多年輕醫師在孤軍奮戰下,火力不繼而終至放棄,實至可惜。

錦龍感謝許多前輩及貴人的提攜,尤其台北榮總連江豐副院長及耳鼻喉部蕭安穗部主任,加以過往與國際友人互動的經驗,深刻了解到融入國際學術圈很重要的一環就是多參加國際會議。希冀透過分享自身的體驗與甘苦談,引發後進晚輩的共鳴,激起有志之士熱情,倘益於年輕醫師與國際接軌、躍上國際舞台,吾志足已!


參加會議並口頭發表
參加會議並口頭發表是推銷自己、打出知名度最有效的捷徑。自己從小就怯於在公開場合發表自己的意見,但在台北榮總耳鼻喉部住院醫師5年期間,經多位老師的鼓勵,國內外會議口頭發表場次將近40場,於一場會議中口頭發表2篇論文是家常便飯的事,因而逐漸練就公開發言的膽量,台風亦日趨穩健。

依據自身的經驗,我建議年輕醫師一開始先從國內會議開始練習,因為國內會議多以中文發表,比較容易上手,內心的壓力也較小。國內耳鼻喉科醫學會每年舉辦兩場會議,至少選擇一場會議練習口頭發表。材料部份可以先從案例報告開始,內容較為簡單,需要研讀的文獻也少很多(10篇左右),上手後再選擇原著論文發表。一般而言發表原著論文前的準備功夫必須十分紮實,至少要研讀20-30篇以上的文獻,通盤了解該主題各個面向的論點,上台才有能力應付台下觀眾的提問。

許多年輕醫師由於臨床經驗不足,面對台下資深醫師的提問往往招架不住,不知所措。根據我過往的做法,在口頭發表之前,先完成論文初稿的撰寫,發表時只要照稿演說即可,內心完全無負擔。經過完整的文獻回顧後,面對台下觀眾會問甚麼刁鑽問題,早已了然於心、胸有成竹,回答也能四平八穩,甚至能以文獻數據佐證自己的觀點,讓提問者心服口服。


英文障礙解套方法
許多年輕醫師怯怕參加國際會議的原因之一是語言障礙,這確實是非英語系學者很大的致命傷。英語是母語的學者,能夠以英文邏輯思考,在國際會議上侃侃而談,令人好不羨慕。若和這些國家的學者在國際會議上辯論,常常啞巴吃黃蓮,有苦說不出,明知道自己的論點是對的,卻因為「老想把英文講得標準、說得完美」,臨場反而無法流暢地表達想法,只能漠然以對,讓對方佔上風、吃豆腐。

吃了幾場悶虧後,發現在自己不熟悉的戰場與敵人廝殺,是非常不智的作法。決定徹底改變戰略,在準備資料時,我會把文獻中重要的觀點羅列出來,並推想可能被提出來的問題,根據自己的研究資料以及詢問老師、前輩們的想法後,以英文統整成簡潔的重點,熟記並反覆預演,直到琅琅上口。一般而言,在口頭發表之前,至少要預演10-20次以上,熟練到不需要看簡報,直接面對觀眾也能輕鬆背誦內容。總而言之,簡報裡字越少、圖越多越好,面對觀眾要從容演出,口氣要抑揚頓挫,不要像機器人一般唸稿,搭配適度的肢體動作,最重的是著正式服裝,給人專業的感受。


如何解決「聽不懂觀眾提問」的尷尬局面
在國際會議口頭發表時,最怕的一種情境是聽不懂觀眾的提問,遇到這種情形如果僵在台上,可能會讓觀眾產生錯覺,認為你對該主題的研究不夠深入,致使研究結果的說服力不足。「聽不懂觀眾的提問」分成兩種,一種是觀眾對問題的描述不夠清楚,搞不清楚觀眾想探討的議題是甚麼,這種情形只要請觀眾以另外一種方式說明(rephrasing),通常可以順利解決。

另外一種「聽不懂觀眾的提問」的情形,是由於觀眾英語口音過重,完全聽不懂他在說甚麼,最典型的例子就是印度人的提問。印度人是個很有趣的民族,印度人很聰明,非常好學,在國際舞台上十分活躍,經常發表高論、喜好提問,但口音相當重,講話速度又很快,往往不知道他們在說甚麼。我曾在韓國參加會議時,目睹一位日本教授在台上被印度人提問,但該位日本教授完全聽不懂印度人的口音,於是求救於美國座長協助「以英文翻譯」。糗的是美國座長也聽不懂該位印度人的口音,當時場面非常尷尬,最後印度人無奈摸摸鼻子回座。聽不懂聽眾的英語口音相當正常,不必然是自己英文聽力不好,也可能是對方英文口語能力不佳。

面對上述第二種「聽不懂觀眾提問」的場面剛尬,千萬不要與觀眾僵持不下,最有效的解決方式就是「他問東、你答西」或者「他有問、你有答」就好,待時間到了,座長會出面制止,也就安全下庄。舉辦國際會議就是要台上、台下有互動、看起來熱鬧就好,不必太嚴肅。參加國際會議可以從他國學者獲取最新資訊,但無法在對方短短的10分鐘口頭發表,徹底了解所有問題,最後還是必須自己查文獻、做功課。因此,面對「聽不懂觀眾提問」的挑戰,不須過度擔心,真的會死纏爛打的觀眾不多,如果觀眾對你的主題相當有興趣,中場休息時間自然會向你討教。




善用會議中場休息時間
在會議中場休息時間,大會提供許多精緻小點心,供與會學者享用。有些人可能覺得國際會議的註冊費動輒數萬元,一定要吃個夠本,以免虧大了。殊不知在中場休息時間,才是年輕醫師獵取大咖的好機會。我會在開會前瀏覽大會手冊的時程表,瞄準同領域的大師,並參加該大師的演講,在休息時間時緊跟著他,向其討教問題。面對重要的學者,一定要互遞名片,與其合照。名片必須印上大頭照,因為這些國際大師收到的名片,可能比你當時身上的鈔票還多,多了大頭照或許可以引起他的注意,未來可能有機會透過名片記得你。

與大師合照僅為留念?
年輕醫師必須瞭解一項殘酷的事實:會議結束後,沒有人會記得你!因此我經常邀請他國學者合照,目的就是要讓對方對你有印象。我在會議結束後3天內會寄問候信給每位認識的國外學者,附上合照提醒對方記得你是誰,可以附上過去發表過的論文,如果和他的研究相關,定會讓對方印象深刻。

會議結束才是開始
加入國際學術圈最直接的方法是參加會議並口頭發表自己的研究成果,但真正能讓你融入學術圈並獲得同儕矚目的作法,是將成果撰寫成論文並刊登於期刊。世界上的會議如此多,沒有人能夠參加所有會議,研究成果如果只在會議發表,無法達到最佳的宣傳效果。惟有透過論文發表才能在網路的虛擬世界中,讓同儕專家認識你。台灣不乏技藝高超、創造力十足的醫學大師,可惜這些大師臨床業務繁重,致使許多創新無法刊登發表,諸多台灣第一無法宣揚於世,甚至被國外學者後來居上,著實可惜。


論文寫作「先求有、再求好」,先求量、再求質
論文就像古代的八股文,有一定的格式,常使用的英文語句也很類似,極為簡單。建議年輕醫師大量練習論文寫作,開始時先求有、再求好」。若一味追求高影響因子期刊,在屢次被拒稿的打擊下,將加速撲滅寫作的熱情,得不償失。凡是循序漸進,切勿操之過急,過去我經常找影響因子非常低的雜誌投稿,甚至沒有影響因子的雜誌,因為投稿這類雜誌,文章被接受的機會高很多。刊登的文章多了,信心逐漸增加,寫作興趣自然益發濃厚。

除了先求有、再求好,我覺得先求量、再求質也相當重要。先求量是指大量寫作、巨量練習,有朝一日熟能生巧,寫作必能隨手拈來,不費工夫。再求質並不意味開始寫作時不必重視文章品質。寫作當然要重視內容品質,這裡的質是指很多高深的研究必須花費昂貴的研究成本,也可能需要堅強的研究團隊以及機構的資源,更有賴充足的研究經費來源,這些都不是年輕醫師一開始就可以獲得的。倘若一開始就立志要做偉大的研究,完成了不起的研究成果,無異於緣木求魚、不切實際。



結語
承蒙本期耳鼻喉科會訊主編袁建漢醫師的熱情邀稿,讓錦龍有這個機會分享過去參加國際會議的小小心得。我的方法不必然是對的,也不見得適用每個人,相信許多前輩有更好的方法值得錦龍學習。最後,感謝台北榮總耳鼻喉部的老師們多年栽培與訓練,培養錦龍學術研究的紮實底子,終身受益,惠我良多。